舟过山前

秋葵是真的不好吃

涉英| 我们不用很费力就能过圣诞节

*非常想看他们毕业后的平淡日常。ooc见谅

雪快要停了的时候,英智刚刚到家门口。谢绝了医生的陪同,他独自下了车。天气太冷,他顾不上抖落刚刚飘落到头上的雪花,便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家里意外地很暖和,灯开着,厨房里飘出来食物的味道。走进门才看到,客厅中央放着一颗巨大的圣诞树,墙上也挂满了各种圣诞装饰。英智无声地笑起来,他知道涉回来了。

“Merry Christmas~”刚这么想着,温暖的源头便从厨房里闪出来,好像一瞬间就来到了英智身边。涉穿着一身黑色的围裙,手上还拿着一瓶给小牛排调味的酱汁。“有没有感受到amazing呢,皇帝陛下?”

英智微微笑着,毕业之后除了涉就没有人再用这个称呼叫过他了。“虽然还是在假期里”,他回答道,“但是涉,现在已经是一月份了,圣诞节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现在是不是有点晚了呢?”

“哦呀,皇帝陛下生气了吗?”,涉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小丑真是失职,那我今天只好努力补偿了呢。请皇帝陛下在王座上耐心等待吧。”涉冲他抛了一个wink,又闪身进了厨房里。

英智脱下外套,果不其然地看到茶桌上已经备好了红茶,于是他坐过去,满足地捧起茶杯,沉溺在熟悉的味道里。

英智哪里会因为这事生气,说起来之前还是他自己让涉在圣诞节前出门的。圣诞巡演,是这个国家最古老的戏剧学院最古老的传统之一。涉入学的第一个圣诞节,就被教授挑中了要在今年的圣诞巡演中参演。所以,虽然这个圣诞将是他们俩在这个国家第一次一起度过的圣诞,英智毫不犹豫地让涉跟着学校的人出门了。

“这是皇帝陛下的命令。”英智这样说。那时候涉才刚搬过来没多久。当然,英智是不会缺席表演现场的——如果没有圣诞节前突如其来的大雪和下雪时无论如何都不让他踏出医院半步的医生,以及敬人整整三个小时的越洋电话。总之在后来一票难求的圣诞巡演中,每一场演出的黄金位置总会空出一个。

毕业后涉居然会跟自己来到同一个国家,还在同一座城市,其实英智也没想到。

从梦之咲毕业后,fine自然是解散了,就算桃李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己也没有办法。他深知桃李和自己一样,毕业后大概都是要走同一条道路的。不过这本来也是他天祥院英智的诉求,出国去一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学府深造,然后回国历练,接手家族事业。听上去非常老套但也非常实际,这是他执掌家族帝国的必经之路。

为了方便医生的定期检查,以及没有住校的习惯,英智在学校附近买下一栋很低调的宅子,住在了校外。学校里名门也多得很,这样也算是很正常。名门子弟的社交圈也是如此形成。至于梦之咲那几年,大概真的就像一场梦。

所以当知道涉进入的那所著名的戏剧学院也在这座城市的时候,英智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或许,上帝也不忍心叫醒梦中的自己吧。

知道了这件事后,英智当然是请涉到家里来。第一次邀请的方式也很皇帝陛下。

“很久没有喝到涉泡的红茶了,很怀念那个味道呢。” 英智在电话里说。马上涉就非常准时地出现在了英智家门口。Amazing!然后英智在路过的邻居被吓了一跳的目光中,微笑着接过新鲜的白玫瑰,让涉进到家里来。

那之后皇帝陛下又用相同的理由召唤了他的小丑好几次,每次涉都非常迅速且准时。英智在开心地同时也有点意外,毕竟涉的学校跟他隔着大半个城市呢。于是在又一次见面的时候英智忍不住问了,说涉真的是有魔法的吗,为什么每次都能这么快地到我身边呢。于是涉露出了神秘的微笑,说是的呀我的皇帝陛下,我使用的是现代社会的魔法。地铁可是非常神奇的存在,驾驭这个魔法的秘密就在这把美妙的钥匙上。于是英智第一次见识到了青年交通优惠卡这种神奇的东西。

总之在英智知道了这种神奇魔法之后,涉就比较频繁地到英智家来了。总是泡红茶自然是不够的,涉一手好厨艺也慢慢显露出来。其实当年涉在梦之咲也小露过一手的,只是当时这种相比较起来有些平淡的特长并没有给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不过现在,天祥院英智“日日树涉十大最闪耀的时刻”的名单上,穿着黑色围裙束着高马尾的涉绝对可以入选前两名,仅次于二年级涉冲着自己微笑着挥手的画面。

正如这时候,英智坐在椅子上端着涉泡的红茶,看着涉在厨房里煎着小牛排,一瞬间觉得圣诞老人真的来过了,不然自己奢侈的愿望怎么会被实现呢?

涉还在有一趟没一趟地朝英智家跑的时候,有时两人吃着饭忘记了时间,要走的时候就有些晚了。反正房子这么大,也不缺一个房间,涉就这么留宿一晚。又有时候赶上有剧目要练习,回学校时间就来不及了,涉索性就在英智家里的客房排演,结束了也就留下来住了。英智闲的时候,偶尔还会帮涉对对词。

“不愧是皇帝陛下,如此真挚的感情,表演的艺术也能掌握得很好呢!”英智有一次被涉带得比较入戏,涉就这么夸奖了一句。英智面上平静地微笑着,心里却是波澜骤起。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一方面希望着涉能跟自己有些心照不宣的暗怀鬼胎,一方面又担心涉看出了什么端倪。

那时候涉要准备一场重要的表演了,英智放下手里中期考核的论文说要帮他对台词。涉微微睁大了紫色的眼睛,似乎有些犹豫,然后就微笑着去了厨房。

“Amazing~♪皇帝陛下这么说的话,那可是要用所有的爱来演出~”

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红茶和点心。“那么请先享用吧,不先补充好能量,说不定会支撑不住呢。”涉一边吃着布丁一边看着剧本,英智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吃布丁这样的甜食,于是一边喝着红茶一边认真地读起了剧本。

看剧本的时候英智才知道涉那一瞬间的犹豫是为什么。

涉微微颔首,嗓音变得低沉而厚重:“你想象不到,我多渴望和你做爱。但我绝不会告诉别人,尤其是你。除非严刑逼供,否则我不会说。”

纵使英智是见过世面的,第一次被对着念这段《美丽人生》台词还是让他的脸有些发烫。于是他虽然已经记熟了台词,还是低下了头去看剧本,念道:“说什么?”

涉的声音略带着沙哑,仿佛在轻轻摩挲着英智的耳朵。“说我想和你做爱。不仅做一次,是做完又做。除非发神经....否则不会透露我想和你做爱。现在就想做,做足一生一世。”

英智记得下一句台词。是一句非常简单的关于男主角的帽子的台词。

他微微抬起头,对上了涉的双眼。那双眼睛在灯光下流动着好看的光彩,紫色的双眸覆盖上了一层他从未见过的欲望,在那之上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英智轻轻开口念到:“那,你还在等什么呢?”

他好像看见涉愣了一下。

于是他补了一句,“是在等我闭上眼睛吗?”

在合上眼睛之前,英智看到的是一抹深邃的紫罗兰色。温柔得能把自己包裹进去。

布丁的味道很不错,为什么没能早点尝尝呢。英智想。

那天晚上涉的排演计划泡汤得很彻底。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拥有自己的专属排练室了,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时间来练习。

红茶快要喝完的时候,涉的小牛排煎好了。切下一块放入口中,粉色的汁液伴着酱汁溢了出来,英智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简单又隆重地结束了晚餐,两个人裹着一张毯子窝在客厅巨大的沙发上看影碟。一部很老的圣诞电影,平淡温馨,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

英智扭过头靠着涉的肩膀,略带困倦的鼻音。“涉这个圣诞节过得很愉快吧。巡演应该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观众们一定都很享受涉带来的表演。” 涉偏过头去,柔软的长发散落在英智肩膀上。他轻轻勾起嘴角,“所以要把这份愉快带给你啊,英智。”

英智一直感觉涉是点到即止,甚至是十分克制的——一旦自己流露出任何一点跟不上节奏的迹象,涉都会放缓节奏,变得格外温存。再加上两人平时的安排都很忙碌,涉的学校又距离地比较远,所以二人真正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没有很多。所以,其实英智私心里大概还总觉得差了点火候。

但是今天是要过圣诞节吧,就当做自己的愿望还没有用完好了,再贪心一点吧。英智伸出手臂勾住涉的肩膀,正面对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要过圣诞节的话,涉可是要准备圣诞礼物的。”涉眨了眨眼睛,“既然英智都这么说了,那便是我的义务。请尽情期待吧,明天一早拆开礼物的惊喜——”后半句被一个牛排味儿的吻堵住了,英智略微离开涉的面庞,手轻轻扣在涉的衣领上,“不要等到明早,现在就来拆礼物吧,只给我一个人的。”

英智能感觉到涉与以往的不同。依然很温柔,但是温柔中带着一些恰当好处的野蛮。好像温暖的圣诞节也必然要有窗外飘落的雪花才完整,自己仿佛是等待着另一半的弧线,此刻终于被填满。被占有。与对方交换只属于彼此的契约。英智感觉自己仿佛陷落在柔软的羽毛中,只能感受到皮肤上温热的触感。心脏大概又疯狂地跳动着了,就这样跳动着吧,疯狂着吧,让我感觉自己是活着的,如果心脏现在停止了跳动,算不算倒在了天堂里呢。因为涉现在是属于我的啊。

“涉…涉——”

“是的,我是你的——”

生命仿佛在这一刻完整。世界逐渐安静下来。

英智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银色碎发覆盖的睡颜,又微笑着闭上眼。

今天的我,终于可以在你身边,睁开眼睛就看得到你了呢。

圣诞快乐。我的涉。

 

------------

希望不要被嫌弃不会开车(

总之也算是圣诞贺文,相当提前地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12)

热度(68)